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张力电子围栏 >

时尚报道 “钟表与奇迹”阔别两年回归线下 产品设计紧追当下热点

发布日期:2022-05-11 09:55   来源:未知   阅读:

  2022年日内瓦“钟表与奇迹”高级钟表展在阔别两年后回归线日于日内瓦会展中心收官。

  此次表展共有包括江诗丹顿、百达翡丽等在内的38个品牌参展(包括独立制表区域Carr des Horlogers的15个独立制表品牌)。从各品牌的发布情况可以看出,本次各品牌除展示经典表款系列之外,还加入了包括可替换式表带、超长动力储存腕表、元宇宙虚拟空间等全新创意设计。

  其中,多款GMT腕表以运动时尚风为主,与计时腕表作品同场竞技;具有三问功能、镂空机芯或者陀飞轮特色的表款适合收藏者关注;铂金与黄金材质的搭配依然广受大众好评,而陶瓷这类高科技材质也被制表品牌运用到全新产品中。

  与以往类似的是,参与本届“钟表与奇迹”高级钟表展的大部分品牌仍然以运动表款作为重点。

  其中,万宝龙推出了户外探险精神的1858系列:一款为万宝龙1858系列南北半球世界时计时无氧腕表,表壳密封经过特殊处理,充入氮气保护机芯避免氧化,专为登山者考虑。另一款为运动潜水系列,该系列表款灵感源于不同色调的冰川冰,配备三种不同颜色的表盘可供选择。

  据了解,当万宝龙决定设计一款全新的运动潜水腕表时,并没有前往热带水域寻找灵感,而是回溯品牌之源,登上阿尔卑斯山的最高峰勃朗峰(Mont-Blanc),经由夏蒙尼山谷(ChamonixValley)到达了闻名遐迩的冰海冰川(Mer de Glace)。冻结了数千年之久的冰川冰形成了相互连锁的单晶集合体,呈现出令人叹为观止的纹理与质地,万宝龙制表师们也正是为如此壮阔景象所吸引。待万宝龙制表师们回到表厂,试图将冰海冰川的独特景象融入腕表设计中发现这并非易事,不只因为这是前所未有的尝试,更因为要在厚度仅0.5毫米的表盘上呈现出冰川的深邃质感,其本身就是一大挑战。历经多次试验,万宝龙最终决定采用一种几乎被遗忘了的古老工艺“gratt bois”来制作表盘。盘面经过一系列细致的手工工序打造,包括印刷、上漆、抛光,完成每道工序之后都将表盘静置一晚晾干,再涂覆下一层,反复操作,最终呈现出逼真的冰川深邃感和光泽度。同时,为支持时尚可持续的发展,万宝龙还展开了一系列保护冰川和山峰的活动与新品相呼应。

  与此同时,瑞士名表萧邦也发布了运动时尚的Alpine Eagle雪山傲翼系列时计,该系列继推出飞返计时机芯和高震频机芯之后,又全新发布飞行陀飞轮机芯,进一步拓展了复杂功能机芯谱系。当然,罗杰杜彼、江诗丹顿、劳力士等品牌也都相继推出带有运动元素的新表款。

  近年来,随着Z世代消费的崛起,不论是服装、鞋类还是配饰设计都朝着虚拟和科技领域不断创新。

  此次,IWC万国表将陶瓷材质的应用至腕表产品中。品牌认为作为一种制作表壳的理想材质,陶瓷比精钢更轻、更硬、且抗磨损,还拥有光滑的质感,触手生温。

  据悉,IWC万国表飞行员TOP GUN系列所采用的彩色陶瓷材质,由氧化锆和其他金属氧化物混合而成,精密的原材料配比与严格的制作过程赋予了彩色陶瓷独有的颜色与触感,这也展现了IWC万国表在这一领域的极强专业能力。早在30多年前,IWC万国表就率先将陶瓷材质应用于表壳的制作之中。近年来,这种高科技陶瓷多更多地被应用于飞行员系列腕表,特别是TOP GUN系列。这一系列腕表以性能为设计核心,专门为飞行员在狭窄的飞机驾驶舱操作以及在航空母舰上执行长期任务而设计,其超强的耐磨损和抗腐蚀能力,使得它非常适合在这些特殊环境下佩戴使用。

  IWC万国表设计总监Christian Knoop曾在接受财经网专访时谈到:“开辟一款全新的陶瓷表壳又颇具挑战性。首先,陶瓷在烧结过程中会收缩大约三分之一,这对规划表壳的尺寸构成了挑战,在设计的早期阶段就必须考虑到这一点,其次,彩色陶瓷表壳的制造过程也极其复杂。”

  此外,该品牌还通过3D虚拟技术,搭建拟线D世界,塑造令牌化社区,向web3领域迈出第一步。IWC万国表与知名建筑师哈尼拉希德(Hani Rashid)合作web3方案平台Arianee云社区,共同打造IWC Diamond Hand Club,令牌持有者解锁在虚拟与现实间探寻的专属体验。

  针对本届“钟表与奇迹”高级钟表展的举办,官方公开表示:“本届展会凭借实体与数字并行模式,充分满足了当今高度互联环境下的各方需求,不仅实现线下交流,更呈现了完整的线上内容。日内瓦“钟表与奇迹”高级钟表展也证明了制表技术、手工工艺及NFT(非同质化代币)的和谐共存。”

  事实上,本届“钟表与奇迹”高级钟表展参展品牌基本都来自瑞士。作为全球钟表的主要制造国和出口国,从瑞士钟表的主要出口市场来看,亚洲是瑞士钟表行业最大的出口市场;从出口产品类型来看,瑞士钟表业以手表出口为主,出口值占比在94%以上;从出口价格来看,2015年至2022年一季度,瑞士钟表的出口价格也在不断提升。

  今年年初,著名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瑞士咨询机构LuxConsult联合发布了《2021年瑞士钟表业的研究报告》,报告显示瑞士钟表行业在疫情蔓延的2020年出口额下滑21.8%,从去年出现了惊人的反弹,手表出口销售额同比增长31.2%至223亿瑞士法郎,创历史新高,不仅超过了疫情前的水平,而且还超过了此前在2014年创造的最高纪录。劳力士、百达翡丽、欧米茄、卡地亚、爱彼、浪琴、理查德米勒联合占比达60%。在核心市场表现上,美国和中国的体量和增速都非常明显。但尽管出口量同比增长了200万只手表,仍比2019年低490万只。

  据财经网生活梳理,去年劳力士仍以28.8%的市场份额和预计80亿瑞士法郎(548亿人民币)的营业额在瑞士手表品牌中处于领先地位。卡地亚以163亿元销售额超越欧米茄位列第二或也从侧面反映出女性消费者的需求增多。此前蝉联第二名的欧米茄现在以150亿元的销售额下滑一名。

  但因卡地亚平均批发单价是2.6万元,而欧米茄的批发均价也在2.6元至2.7万元左右双方基本持平,所以卡地亚和欧米茄总销售额的变化或也能从侧面反映出男性和女性消费者在购买腕表数量上的波动。

  也许,钟表行业的两极分化正逐渐加速,一些品牌表现出色,使他们能够对产品和营销进行再投资,形成良性循环,进一步推动销售。如作为第一梯队的劳力士、爱彼、百达翡丽和理查德米勒,这些品牌的利润增长速度大于营业额,紧随其后的是由卡地亚、欧米茄、浪琴和万国组成的第二梯队。

  曾有业内人士分析:“当下腕表行业需及时应对年轻市场变化,推进电子商务和产品创新设计。但值得庆幸的是比起手袋、成衣等时尚类奢侈品,腕表的更迭性较弱,除非功能升级,大部分产品都会在品牌目录中保留数年,对消费者投资或自用都比较友好。”

  有些会是务实的,有些会是务虚的,领导开会中要做好哪几项,才能让上司满意,让员工佩服呢?

  英国脫欧僵局这场大戏如何收场?除了脫欧派,留欧派,还有三百万在英国生活的欧盟成员国的移民